為什麼軟體工程無法估算時間?

散文集

金門大學

大學教育

反對賭場

程式設計

趨勢觀察

創業經營

貨幣經濟

日常生活

法律常識

職場工作

政治社會

中國研究

歷史研究

電腦使用

Make

媒體出版

FB對話

訊息

相關網站

參考文獻

最新修改

簡體版

English

陳鍾誠轉貼自黃昕暐 facebook 連結的 為什麼軟體工程無法估算時間? ? Mr. Jamie 看網路與創投 一文引發了討論。

陳鍾誠:

Why Can't Developers Estimate Time?
http://blog.patchspace.co.uk/why-cant-developers-estimate-time

陳鍾誠:

摘要:
而要管理「生產力」,一個現代化的軟體開發團隊,我認為有以下的幾個好工具可以用:

1. Pair Programming (兩人小組)
2. Daily Stand-Up Meeting (每日早會)
3. 高效率的工作環境
4. 隨時找得到使用者
5. 設定上線時間

Mr.Chen:個人過去的經驗是,標準化可以改善軟體開發流程,發展核心的共用元件庫可以提升軟體開發效率..

Mr.Chen:

以前用過Rational Rose去設計UML的class diagram然後做code generation產生程式碼,不過底層平台元件庫和基礎框架定義要做得很好,否則會產生一堆不符實用的東西,而且後續反覆修改不易,反而會更麻煩….

陳鍾誠:是啊!大教堂模式需要能力與經驗都超強的人,才能運作得很好!

ChihHsin Tsai:大部份遊戲都能依照時間上市…大部份的IC也都能依照時間上市…他們的複雜度都高到一個不行…但都能按時間完成…不會害到生產和行銷單位…但有一些軟體工程師就是無法估算自己那一小塊工作大概要多久完成…該說這些工程師的能力有問題呢…還是他們的思考方式有問題?…

ChihHsin Tsai:Intel的CPU找了上萬個人來設計…工程師該做幾天完工就老實講…該留的測試和修改錯誤的時間留好…然後照承諾交卷就好…不要亂開空頭支票…這樣PM才能適當安排去合理縮短短時間和預算…或是把人力和資源砸在關鍵之處…資淺或能力不足的工程師往往高估自己的能力…做一些無法達成的承諾…資淺或能力不足的PM也往往去要求一些無理的時程…這樣亂搞是完成不了大型專案的…

ChihHsin Tsai:資淺或能力不足的工程師往往高估自己的能力…做一些無法達成的承諾..因為他們的心態還停留在學校裡交作業的狀況…學校裡交作業是固定時間看你能完成多少%…但是出社會工作是問你要多久才能完成100%的工作內容…就算你能力很差…花的時間要別人的一倍…也要老實告訴主管你的時程…改善你的能力可能要做別的教育訓練…但並不是在這個專案裡任由工程師對時程信口開空頭支票…最後把別的配合單位搞瘋…

ChihHsin Tsai:這文章第一個竟然講pair programming就是鬼扯到極點的東西…當場生產力變為50%…我要是主管會馬上把這PM撤換掉…

Mr.Chen:Product base 和Project base的發展方法和管理技巧不太一樣,有時候得看開發專案的類型,我曾碰過某上市公司的研發部門經理,規格開得一踏糊塗,完全不合理,整天做工程變異,有些優秀的資深工程師有時比專案經理或軟體顧問還能掌握問題的關鍵點!

Mr.Chen:有的經理人根本不知道剛開始規格就開得不好,竟以不斷的工程變異管理引以為自豪,有做過大型軟體產品開發經驗的資深工程師,其經驗往往會比小型專案的專案經理還懂得系統分析和系統設計,程式沒有可讀性就很難以團隊合作的方式進行整合開發…

Mr.Chen:團隊開發必須要制訂開發標準,增強所有團隊成員程式的可維護性,大型開發案的程式修改履歷很重要,要不改到最後根本不知道一支程式被多少人改過,而產品在個別客戶的客製化修改部份也將無跡可尋,最後形成一團混亂!

Mr.Chen:正規有紀律的軟體開發必須建立產品管理與專案管理的文件庫與知識庫,讓開發過程中的管理文件與技術文件可以用更有效率的方式去搜尋取得…

ChihHsin Tsai:

文章裡面講的都是變專案殺手…
■Pair Programming (兩人小組) — 生產力當場降低50%
■Daily Stand-Up Meeting (每日早會) — 所有人每天參加30min…但太多事情與自己不相關…每週五次只有一次與自己相關…浪費了30min X 人數 X 4的生產力…
■高效率的工作環境 — 確認團隊成員們可以取得他們需要的飲料、食物???????…跟高效率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隨時找得到使用者 — 必須要隨時在現場,幫團隊解釋開發上細節不明確的地方…但團隊成員素質不一定整齊…有的根本不會做需求變更記錄…有的分開問出互相矛盾的結果…這專案根本徹底完蛋…應該是統一由專人去找使用者問才對…
■設定上線時間 — 盡可能做出一個可以推出的版本????? 這對學校交作業是很自然的做法…但在商業界就是毀滅性的做法…

ChihHsin Tsai:這作者要是幹PM活不過一個專案…

ChihHsin Tsai:

很多小型軟體公司會垮…大概就是以為[盡可能做出一個可以推出的版本]就夠了…做一個與合約不合的東西有甚麼用?…這公司大概就註定要關門…

陳鍾誠:

關於ChihHsin Tsai 的這句話:「但有一些軟體工程師就是無法估算自己那一小塊工作大概要多久完成…該說這些工程師的能力有問題呢…還是他們的思考方式有問題?…」。

我想說的是:濫用目標管理的方法,讓沒有自知之明的軟體工程師自訂工作時程,恐怕是個大災難,對於這種軟體工程師,由 PM 定進度或許還好一些,如果PM定得夠鬆了,但該工程師仍然達不到,那就是能力太差,應該踢開他!否則專案會垮掉!

陳鍾誠:

看來 Mr.Jamie 是作創投的,並沒有軟體的現場經驗,不過ChihHsin Tsai 的話也有點太過了。

Pair Programming , Daily Stand-Up Meeting 等這些法則都是可用的,他可沒有規定每個人都一定要全程參與 Daily Stand-Up Meeting。

Pair Programming 的用途是在非 Routine 式的工作上,通常是那種具有較多不確定性的程式上使用的。

ChihHsin Tsai:

每個工作項目的時程…都一定要去要求工程師畫押簽軍令狀呀…pair programming做不出來要斬誰呢?…養一堆爛竽充數的工程師的公司…財報一定比較不漂亮的…

ChihHsin Tsai:PM自己定細項時程…工程師說做不到…那就是揮淚斬PM囉?…

Yihhann Chang:

哈哈~ 這篇要是給我們的 PM 大大看到, 八成會笑到掉眼淚. 這八成是在學校裡寫出來的, 現實的 PM 遇到的苦難才多哩~ 轉貼 [PM是一種躺著幹的行業] http://htshboy.pixnet.net/blog/post/32118279 給大家笑笑~

Mr.Chen:

軟體開發有分很多層次,每個人採用的方法論也不盡相同,一些核心的共用基礎元件和底層框架平台需要比較艱深的軟體工程方法論和軟體開發技術,而一些經過標準化的UI操作介面和程式功能模組則可以達到精確分工快速複製的目的,在管理上要按照不同的開發層次進行分組,不同需求或不同層次的軟體開發往往需要不一樣的軟體工程師,一般的PM因為資源不夠,往往必須有動態分工的任務指派能力,軟體團隊要如何組織是一個可大可小的議題,我認為CMMI至少提供給軟體開發業者一個很好的標準!

ChihHsin Tsai:

CMMI是讓PM參考…不是讓PM的老闆參考…靠CMMI是賺不了錢的…套句流行語…有錢人想的和你不一樣…所以PM和工程師想的不一樣…老闆和PM想的也不一樣…

Mr.Chen:

台灣的CMMI認證是用來拿政府專案或當作行銷賣點的,不過有學習過的開發成員,其軟體開發方法是會有所提升的…你說的對立現象是很常見的現象,從實務上來講確實沒有錯,就是有問題才會提升,不夠困難就沒有價值!

ChihHsin Tsai:

對於軟體開發與客戶兩方面的經營者來看…CMMI只是[提高機率能在預算與時程的限制內完成規定的複雜工作]…只是提高機率而已…PM會對其內容講得很玄妙…對我來講只是[話術]…畫虎不成反類犬就該早點撕掉重畫…不要設定上線時間只是盡可能做出一個可以推出的版本…合約簽要繪製一個老虎畫像不要給我一張狗狗的畫像啊…Orz…

Mr.Chen:照你這樣說,台灣就永遠落後給印度與未來的中國軟體業了

Mr.Chen:如果大家都這麼想,台灣的軟體業永遠都沒有高效率生產的能力

ChihHsin Tsai:CMMI是提升軟體[品質]…不是提升[效率]…

Mr.Chen:我所了解的CMMI是可以提升軟體開發效率的…

Mr.Chen:無法改善效率與提升品質的關鍵是因為台灣軟體業拿CMMI來做表面文章!

ChihHsin Tsai:

Google, Yahoo, Facebook, eBay, Amazon, SAP, QQ, Baidu, Alibaba…這些公司創辦人本來都是不懂CMMI的…全部喔…他們只能就經驗和常識去做…經營者和PM的想法是不會一樣的…

ChihHsin Tsai:

會以為CMMI能提升[效率]…大概被話術洗腦了吧…像需求變更要留下記錄是合理的…只不過會增加paper work…算是買保險…買保險並不會讓你賺到錢…

Mr.Chen:

沒有達到規模化和標準化,增強模組共用性,很難看出CMMI的效益,當經濟規模大足以產生邊際效益,你就會看到我說的提升效率,老闆和投資者本來就不需要了解CMMI,他們要看的市場和使用者需求,以及如何吸引創投注資,運用資本的規模化操作,建立資本准入門檻,很多美國人都把軟體外包給印度去代工,甚至很多客服系統的運作也都委外給印度,因為印度能夠真正的把這些概念效率化…

Mr.Chen:

印度可以把軟體生產流程做得像工廠製造業一樣,甚至連高中生都可以寫程式,這就是生產流程標準化所產生快速複製的效率,台灣市場在兩千年前取得ISO認證的ERP軟體產品,因為其產品的文件管理和標準化做得好,進一步讓生產效率大大提升,並大幅降低開發人員的培訓時間,加快軟體工程師的開發速度,重點是要如何將開發經驗與產業知識做成標準化產品,增強模組的共用性,當然國內軟體產品的文件維護還是很不上軌道,不過ISO認證的成果確實有效提升了整體的開發速度,並能達到成果共享的目的,也許成果不盡如人意,但其邊際效益絕對是不容忽視的…

Mr.Chen:

相對於台灣的態度,中國大陸挾著龐大的內需市場,積極引進國外先進的管理經驗和技術,台灣的軟體業不僅落後給印度,並已經逐漸落後中國,因為台灣本身的市場不大,缺乏經濟規模,很難體現出邊際效益的價值,我曾經訪過大陸相當有規劃的IT職訓企業"北大青島",他們和印度業者合作,其教育訓練的課程教材已經領先台灣的IT教育訓練業者,至少從人才培育與產業規模化的效應來看,台灣已經明顯落後很多…

ChihHsin Tsai:

職訓企業出來的…只能做入門的工作…能把工作拆解到這些新兵都做得來…要靠主管…要決定運用這些兵力打哪個[有價值]的戰略要地…要靠老闆…新手軟體PM還是去學PMP吧…迷失在CMMI裡面的話…會讓你在很多工作細節上買多餘的保險…保險要買…保險買太多就會浪費手邊有限的資源…

陳鍾誠:如何才能將「泰勒式的工廠運作方式」運用在軟體領域,讓「軟體構想輸入」就能得到「程式產品輸出」呢?

陳鍾誠:PMP 看來真的比較適合台灣的 PM,但不知是否適合印度的 PM。

ChihHsin Tsai:喜歡搞軟體代工的…要到大陸或印度那種人多的地方…在台灣搞只會自取滅亡吧…人手不夠…

陳鍾誠:台灣似乎以小團隊居多,印度則是正規的大軍團在作戰,兩者完全是不同的作戰方式。

ChihHsin Tsai:「軟體構想輸入」就能得到「程式產品輸出」?…就留給學校吧…這可以搞十幾個博士論文的樣子…請軟體工程領域的老師還同學加油…

ChihHsin Tsai:台灣既然人少…為甚麼要搞大兵團?…低階軟體工作我都包給大陸人啊…

陳鍾誠:

如果台灣軟體界可以發展出類似「特種部隊」的小團體作戰組織方式,那應該會很有用!

「軟體特種部隊」應該是甚麼樣子呢?

Mr.Chen:目前上海和北京的軟體產業已經比台北還要高,小規模作戰也不見得很有優勢,大陸優秀的人才還是不少…

Mr.Chen:許多國際性的亞洲區研發中心已經在北京和上海等地發展,輪不到台灣來做…

陳鍾誠:台灣擅長的應該還是與「電子資訊硬體產業」結合的「軟體開發」,像是驅動程式之類的東西吧!

Mr.Chen:

我有很多朋友擅長小規模作戰組織的開發方式,但最終都被邊緣化掉,個別技術很好沒有錯,但真的要推出去根本達不到國際水準,從商業化的角度來看,就像文創產業很多人喊,但文化創意如果沒辦法達到經濟規模快速複製,那就形成不了產業,所以,喊的人多,真正能發展成功的少…

陳鍾誠:根松兄一語驚醒夢中人啊!

ChihHsin Tsai:

PM不會跟研發中心打交道…我曾拆出一些簡單的工作外包給台灣資策會…外包給交大研究生…外包給中國人…也教過外包的印度人程式怎麼改…也找過澳洲的顧問…但不會跟研發中心打交道…我要當老闆的話…也不會去找別人的研發中心…要等我公司夠大自己開一個吧…哈哈…

Mr.Chen:我說的是歐美軟體與網路服務相關企業的研發中心…

陳鍾誠:根松兄對台灣軟體產業發展有何想法,哪些方式是有可能的呢?

陳鍾誠:北京上海確實有很多歐美軟體與網路服務相關企業的研發中心!

ChihHsin Tsai:

後來[客服]我們也外包了…喜歡[大]有他的做法…但台灣的人手就是不夠呢…CMMI後來也追加了外包管理…哈哈哈…

陳鍾誠:有「外包」就有「代工」,看來台灣已經將軟體產業「外包」給中國大陸「代工」了。

陳鍾誠:在經濟學上說來,中國大陸在「軟體代工人才」上比台灣具有「比較優勢」。

Mr.Chen:和很多產業一樣,台灣目前很大的問題出在人才需求缺口上面,台灣的內需市場過小,造就出來很多的軟體人才必需要有較大的出路,而且要有磨練戰技的戰場…軟體產業需要的是人!

陳鍾誠:可惜的是,我們沒有那麼多的「軟體代工人才」,而且學生們也不想「努力學程式」,我們的下一代與我們不一樣。

Mr.Chen:如果台灣軟體產業可以把產業知識和核心元件技術根留台灣,把可標準化的部份外包給印度或大陸,這樣會比較好!

陳鍾誠:問題是台灣軟體產業有產業知識和核心元件技術嗎?

陳鍾誠:

CMMI 所強調的那種方式正是如何將程式進行精密規劃後,交給「程式勞工」去代工的方式,這種正是「大教堂模式」所採用的方法。

問題是,這種方法台灣人通常不會做,歐美的大公司才會做,不是嗎?

Mr.Chen:

例如大連和廈門等地現在的軟件園在發展外包服務產業,我們可以將較低技術的軟體標準化生產切割出去委外代工做大量生產,自己專注在較高層次的研發與Know-how上面,這樣台灣的軟體業會更有競爭力,當然台灣現在也有人往這方面在發展!

ChihHsin Tsai:

我手下的軟體工程師…會要求他們聚焦於他們的創造性工作…簡單的客服?…做出SOP外包給別人…重開Server?…做出SOP請值班人員做…複雜的問題才是讓他們處理…不然哪有產值可言?…教使用者開機進系統改密碼…我外包給中國人就可以了…他們可能掛個網路服務中心的招牌…就又可以讓其他客戶迷失掉乖乖付錢…

陳鍾誠:根松兄有看到哪些台灣廠商曾經這樣外包的嗎?

陳鍾誠:「他們可能掛個網路服務中心的招牌…就又可以讓其他客戶迷失掉乖乖付錢…」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Mr.Chen:目前外包出去的都是一些個別專案,產品開發的部份因為還不夠成熟,又怕技術外流,還不敢外包…

陳鍾誠:這顯然是個兩難,又要外包,又怕技術外流?

陳鍾誠:三星會這樣做嗎?

Mr.Chen:台灣的ERP產品的標準化和文件管理做得還可以,已經有委外給大陸做,或者直接在大陸成立自己的研發團隊…

ChihHsin Tsai:他們當然不會只接我們的生意呀…要365天24小時值班…要接很多公司的生意比較養得起那麼多值班人員…印度就有一些這種公司…算軟體服務業嗎?…

Mr.Chen:他們會先把具有know-how的核心元件封裝起來,標準化的模組功能和UI界面則讓大陸人去生產!

Mr.Chen 那種是客服(call center)的外包模式,不算是軟體委外…

陳鍾誠:根松是指像鼎新這樣的 ERP 公司嗎?鼎新 ERP 如何外包給大陸呢?採用何種模式呢?

ChihHsin Tsai:嗯…之前有程式讓資策會寫…讓印度人寫…讓台灣研究生寫…比較算委外…

Mr.Chen:不是鼎新,是另一家上櫃公司,之前鼎新有自己的外包部門,專門接自己公司部門的案子…

Mr.Chen:另一家上櫃公司是在大陸成立自己的研發團隊,也有部份外包…

ChihHsin Tsai:鐘誠…CMMI不是要搞大教堂模式…他只是要管理而已…全部都是菁英高手也可以用CMMI來管…美國國防部外包最新系統也可以用CMMI來管…所以它也包含了技術研發的管理…

Mr.Chen:還有些非核心產品的延伸模組可以先把介面定義好,然後外包給其他公司,將來再透過定義好的存取介面進行整合…

Mr.Chen:一般核心產品的部份,大部份廠商還不敢外包給外面做,外包出去的頂多是一些可標準化和沒有很深KNOW-HOW的程式介面!

陳鍾誠:如何提高外包的成功率呢?

ChihHsin Tsai:想要提高[成功率]…去學習CMMI可以給你一些啟發…一言難盡…

Mr.Chen:要挑團隊,人最重要,當然自己處理問題的經驗和預知能力要夠強,另外,外包流程要有容易複製和可標準化的特性…學cmmi應該會有幫助的!

陳鍾誠:

ChihHsin:可是 CMMI 要 Repeatable 啊!那不就是精密規劃後的事情嗎?像 Linux 這樣用 GIT 版本軟體的模式可以像 CMMI 說的 Repeatable 嗎?

ChihHsin Tsai:負責外包的那一方…不一定要懂技術…也不一定只有容易複製和可標準化才外包…美國國防部負責軟體外包的窗口肯定不懂得怎麼寫他要外包的內容…美國空軍的新一代戰機也都是連研發一起外包的…

陳鍾誠:研發外包應該不屬於 CMMI 的範圍吧?不然怎麼 Repeat,找另一家研發嗎?

Mr.Chen:美國連核心技術都能外包的,那種外包模式非常精細,要考慮技術保護問題,一般台灣軟體業界達不到那種外包管理的水平!

陳鍾誠:美國用專利去卡死人家嗎?還是用合約?不解?

陳鍾誠:「美國空軍的新一代戰機也都是連研發一起外包的」應該只是包給美國公司吧?

Mr.Chen:每個案子的狀況不一樣,可以先精細切割分工給好幾家,然後再找其他廠商把它整合起來,各模組之間的存取介面要定義得很好…

ChihHsin Tsai:鐘誠…一言難盡…叫你的學生study後present給你聽…或是去問資管的教授…

陳鍾誠:這種外包技術很有趣啊,不過自己一定要會規劃並且知道技術現況,否則應該會很慘!

Mr.Chen:整合經驗要很好,Know-how也要很強,系統架構的定義要很明確!

陳鍾誠:包久了還是會被學走的啦!偷學就趁外包時!

Mr.Chen:偷學就趁外包時!….那當然是的…..所以就商業利益來說,還是別全部外包的好…

陳鍾誠:難怪印度人在矽谷創業板取代了華人,一定趁外包時偷學了一大堆美國人的技術。

Mr.Chen:很多軟體公司搞代理的時候就偷學了….天下文章一大抄….哈哈!

ChihHsin Tsai:Apple很多外包給鴻海代工…包久了有沒有被學走呀?…經營者自己要設一些關卡啊…像合約或核心技術或經營模式之類…

Mr.Chen:Apple的外包管理那肯定沒話說,它設的門檻可多著…

陳鍾誠:兩者不同,Apple 掌握的是整條供應鏈,而非單一技術,美國的雲端廠商通常具有這種能力,而且其他各國都難以具備此能力,日本也做不到。

陳鍾誠:只有聯合 Google 或微軟才有可能擒下 Apple

陳鍾誠:HTC + Google 就快幹掉 Nokia 了。

陳鍾誠:HTC + Google 能否幹掉 Apple 呢?

陳鍾誠:Google 會不會找鴻海代工呢?

ChihHsin Tsai:有錢人和你想的不一樣…其實iPhone和android上的小程式…相當於外包給全天下…

陳鍾誠:Google + 鴻海或許會幹掉 Apple

Mr.Chen:掌握技術平台與品牌價值更有用…

Mr.Chen:Google的內容部份應該也有點優勢!

陳鍾誠:是啊,平台的經營與設備的結合,美國是雲,我們是端,合起來正是「雲端技術」。

Mr.Chen:數位內容+技術平台+品牌價值

陳鍾誠:「 數位內容+技術平台+品牌價值」三者目前都是美國掌握,我們難以切入,但是終端裝置則由我們掌握,我們必須與美國結合,才有機會。

陳鍾誠:「台灣+美國」目前殺不進的就是中國大陸,他們有自己的雲。

Mr.Chen:台灣最有可能從物聯網的技術切進雲端…如果連物聯網都打不進去,那就很難了!

ChihHsin Tsai:品牌?…大陸山寨的多著呢…像是有很像馬自達的HA/MA汽車…很像Apple但是有梗的商標…哈哈哈…

陳鍾誠:我倒覺得台灣不適合切入雲端,我們更適合做「橋」

陳鍾誠:雙雲之間必需有橋,台灣是中美之間的橋。

陳鍾誠:香港也可能是這個橋,其優勢是受中國統治,缺點也正是受中國統治。

Mr.Chen:問題是目前找不出可行的"橋"商業模式…可能要等陳老師去挖掘了!

陳鍾誠:一個辦法是,將美國雲的優點拉進中國,但是不要將政治自由也拉進中國。

陳鍾誠:或者,反過來將中國雲的優點拉進美國,還可以整合雙方的系統,形成一朵更大的世界雲。

Mr.Chen:我感覺陳老師說的模式仍然還是雲端運算的一種!

陳鍾誠:是阿,架在兩朵雲上的一種雲。

陳鍾誠:一種尊重政治差異、法律體制與文化傳統的雲。

Mr.Chen:其實雲端有無限可能的商業模式,但要具有可獲利模式很重要…

陳鍾誠:美國人不斷用「民主、自由、專利、智財」去壓中國,必然遭到反彈,中國急需這樣一套解法。

陳鍾誠:獲利模式!收過橋費囉!過橋時播放廣告,收廣告費囉!

Mr.Chen:"可獲利+可被實現"是我目前所想到的問題…

ChihHsin Tsai:專案管理就是把事情做對做好做快…不要汎政治化…經營者的政治考量會轉化成指令給你…

Mr.Chen:我還在想服務的呈現模式和具體功能…我腦中的概念還是很模糊!

陳鍾誠:根松兄:想想您最喜歡的網站,然後在中國經營一個。

陳鍾誠:像是我最喜歡 wikidot 與 facebook,中國有沒有呢?

Mr.Chen:你是說做個山寨wikidot 或 facebook嗎? ….大陸人最興趣這一套了

陳鍾誠:這是一種可能,大陸人最興趣就是有機會,才會興趣阿!

陳鍾誠:我還沒看過中國有 wikidot

ChihHsin Tsai:社交軟體方面…大陸人普遍用QQ…如果你是使用者就去用QQ…如果你是經營者…可以考慮和QQ合作或是成立新公司去對打…

Mr.Chen:我常用QQ…

陳鍾誠:如何讓中國人可以看到 Youtube 的影片呢?最近我就碰到了這個問題?

陳鍾誠:QQ 與 FACEBOOK 比較自然有優缺點,facebook 的人際網路特性 QQ 有嗎?活動、社團、粉絲團等 QQ 有嗎?

陳鍾誠:Twitter 的 follow 與 follower 等 QQ 有嗎?

ChihHsin Tsai:不喜歡就不要用呀…我就沒用QQ…

陳鍾誠:能否借用 facebook 或 Google 的功能,但濾除政治敏感文章呢?

陳鍾誠:不是喜不喜歡,而是要把這一套搬進中國。

Mr.Chen:大陸有網路監管機制,是政策工具,而且要小心應對大陸的保護主義!

ChihHsin Tsai:不喜歡QQ的話…你可以成立公司去做你要的功能呀…要從經營者的角度看事情也可以的…

陳鍾誠:舉例而言,在中國架設一個 Youtube 的 Proxy,但完全配合政治檢查,濾除不適當內容。

Mr.Chen:大陸的保護主義還涉及國內企業的保護,一般人不太懂他真正監管的意圖…

陳鍾誠:台灣人很會與高官打交道阿,後台應該可以找到,配合就能引進。

Mr.Chen:大陸可沒那麼單純喔!

陳鍾誠:「國內企業的保護」也可包含台灣企業阿!

陳鍾誠:重點是後台與管道吧!

陳鍾誠:合資也可能阿!

Mr.Chen:不了解權力結構別亂找關係,台商找關係找到傾家蕩產的可不在少數,它的政策變化非常快,而且比我們想像中的複雜多了…

陳鍾誠:我是不會去找啦!單純提供想法,給有辦法的人去找!

Mr.Chen:除非直通中南海,否則誰也別拍胸脯說關係好後台硬…但中南海的考量誰也捉不準,上面準備要世代交替囉!

陳鍾誠:中國話說:「朝中無人莫作官」,但今日的中國是:「宮中無人難從商」阿!

Mr.Chen:也不能完全這麼說,也是有人非常懂得大陸法規,上次我去泰州就碰到一位北京下來的台商,他背後有研究團隊通盤研究相關政策,雖然他也能通中南海,但他跟我說在大陸還是要照規矩來,別太相信靠關係可以亂搞之類的話,台灣人害死台灣人…

Facebook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