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論台灣獨尊論文體制的三位一體結構

散文集

金門大學

大學教育

反對賭場

程式設計

趨勢觀察

創業經營

貨幣經濟

日常生活

法律常識

職場工作

政治社會

中國研究

歷史研究

電腦使用

Make

媒體出版

FB對話

訊息

相關網站

參考文獻

最新修改

簡體版

English

李家同先生,在您剛到大學教書的那個時代,台灣是沒有甚麼 SCI/EI/SSCI 論文制度的,當時的大學教授簡直就是身在快樂天堂當中,一進大學之後就從副教授做起,過個幾年升教授之後就可以躺著幹了。我想,以您這樣有上進心的學者而言,這種狀況簡直就是自甘墮落,於是您與一群有上進心的學者開始提倡寫論文,並且用論文評價教師的制度,讓台灣的大學教授有些上進心,而不要成為毫無貢獻的一群米蟲。

這個原本立意良善的舉動,卻是造成今日「獨尊論文體制」的罪魁禍首,而且這個體制已經形成三位一體的結構,連中研院院長翁啟惠都無法改變,只能耍耍嘴皮子說這是不公平的

但是我所說的三位一體的結構到底是甚麼呢?且讓我用稍為學術一點的話來說,請各位看官不要睡著才好。

從您那一代開始提倡撰寫論文開始,就逐漸的出現了一批「論文型的學者」,這批論文型的學者不斷的提倡撰寫論文的重要性。但是到底哪些論文是好論文,哪些論文又是壞論文呢?我們的學者自己辦一些研討會或期刊,然後自己投自己審查,或者許多學者一起辦些不入流的期刊,然後我投給您審查,您投給我審查。這種做法讓大家都能出版自己的論文,於是人人都著作等身,甚至有些人一年出個幾百篇論文,也不足為奇。然後這些人透過互惠社交行為成為鼎鼎大名的學者,我雖然沒有親歷過那個時代,但想必您比我更為瞭解。

您與同時代有上進心的學者,看不慣這些人的欺騙行為,於是開始提倡可以用 SCI/EI/SSCI 這些指標,來做為期刊的評價方式,但是這樣一來,就造成了今日「唯 SCI/EI/SSCI 論文指標是從」的現象,所以也就很少人會用心專研像「電磁學實務、撰寫作業系統、設計一顆 CPU」這樣無法出版論文的研究了,這也正是我說您是「台灣學術界沒有人研究電磁學的始作俑者」的原因了。

但是在現今的台灣,問題不只是 SCI/EI/SSCI 論文指標而已,更嚴重的是體制背後的三位一體結構,也就是由「論文型學者、教育機構與期刊出版商」互相鎖定,交互增強的系統結構。為了清楚的解釋這個問題,我得畫一張動態系統圖,讓大家能夠看清楚整個系統的結構。

sci3in1.png

圖一、獨尊論文的三位一體結構圖

在這個結構當中,「論文型學者」與「期刊出版商」占據了主動的角色,而「教育部」與「大學」則扮演了被動的角色。以下我將稍微說明一下整個結構的運作機制,以便釐清這些結構成員之間的相互關係。

論文型學者不斷的撰寫可以投稿到 SCI/EI/SSCI 期刊的論文,其目的主要是為了「畢業、升等或者掌握更多的學術資源」。這些論文型學者所撰寫的論文,被投稿到 SCI/EI/SSCI 出版商的期刊當中,並且被強迫將商業授權轉移給這些出版商,讓這些出版商得以透過出版論文或資料庫,以賺取到龐大的利潤。舉例而言,像是 Elsevier 這樣的期刊出版商,就掌握了數千種 SCI/EI 期刊,因而發行價格高昂的紙本期刊給學校的圖書館,或者出租價格昂貴的論文資料庫 — 像是 Science Direct — 給大學而賺取暴利。大學方面則因為論文型學者的要求,以及教育部方面的評鑑壓力而不得不訂購這些昂貴的期刊或資料庫。但是教育部偏偏又將博士生與助理教授等人的升等機制,交給了這些論文型的學者,以畢業口試或同儕評鑑的方式,逼迫這些人必須出版論文,向這些出版商與論文型學者靠攏。

於是就這樣一環扣著一環,環環相扣形成一種牢不可破的論文導向型學術體系,我們的教育成為了論文型學者掌握資源、以及期刊出版商獲取暴利之下的犧牲品。

所以我們再也不敢去寫一個作業系統、設計一顆 CPU 或者是研究電磁學實務這種難以出版論文的研究。因為我們的年輕學者,包含博士生與助理教授們,必須在這個環環相扣的體制當中,想辦法好好的活下去。他們需要畢業、需要升等、需要進一步的發展。於是他們只能選擇跨出那關鍵性的一步,加入那些論文型學者的行列,以便寫出更多可以投到 SCI/EI/SSCI 期刊的論文,然後才能在學術界存好好的活下去。幸運的那一批人,有朝一日將會成為掌握學術資源與審查權的「論文型學者」。

當事情演變到這個地步的時候,您一定會發現到,整個三位一體的循環,形成了一個自我增強的結構。論文型學者勢必越來越多,因為博士生與助理教授們都必須為了存活而放棄自己的理想,投入到論文型學者的行列當中,並且不斷的撰寫論文,然後將商業權力轉移給期刊出版商,讓期刊出版商得以不斷的成長茁壯,賺取更多的利潤。

而我們的教育部與大學呢?則仍然將博士生的畢業審查,以及助理教授們的升等審查權利,交付在這些論文型的學者手中。然後繼續成為共犯結構中的一員,乖乖的將期刊的購買經費、以及資料庫的訂閱費用,交付給那些身在國外的期刊出版商,虛幻的認為這樣就能夠提升學術水準,成為世界上的一流大學。

Facebook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