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畫的同人誌產業

作品

書籍

課程

程式集

小說集

論文集

散文集

影片集

編輯雜誌

程式人

電子書

JavaScript

計算語言學

微積分

Blender 動畫

C# 語言

系統程式

高等 C 語言

Java

Android

Verilog

Wikidot

R 統計軟體

機率統計

計算機數學

組合語言

人工智慧

開放原始碼

網路資源運用

計算機結構

相關訊息

常用工具

友站連結

在家教育

RSS

最新修改

網頁列表

簡體版

English

舉個例子,我們如果考慮一種在美國人看來很奇怪但是卻是日本人司空見慣的文化:漫畫(manga,日文)。日本人對漫畫非常狂熱,在日本有近40%的出版物是漫畫,同時有30%的出版收入來自於漫畫。漫畫在日本社會無處不在,包括在每個書報攤上。而日本大多數的通勤族也都會在通勤時攜帶著漫畫。

美國人可能會瞧不起這種文化。這是我們的乏味特質,我們在很大的程度上誤解了漫畫,因為只有少數人曾經閱讀過這些「圖片小說」類型的敘事法。對日本人來說,漫畫涵蓋了社會生活的每個面向。對我們來說,漫畫就是一群穿緊身衣的傢伙(朱註:就是蜘蛛人、蝙蝠俠之類的超級英雄)。反正,紐約地鐵又不是一堆人在看喬伊絲(Joyce)甚至海明威(Hemingway)的作品。來自不同文化的人們用不同的方式打發時間,日本人只是用一種不同且有趣的方式而已。

我在這裡並不是要解讀漫畫。我要說的是一種漫畫的衍生作品,以律師的角度來看很奇怪,但以迪士尼的角度來看卻是無比的熟悉。

這裡要說的就是「同人誌」(doujinshi,日文) 現象。「同人誌」也是漫畫,但它們是一種模仿類的漫畫。有豐富的道德規則統治者「同人誌」的創作。

如果只是簡單的拷貝,那不是「同人誌」;創作者必須對他所拷貝的作品作出貢獻,無論是作出細微的變動還是明顯的變化。「同人誌」可以取自主流漫畫然後發展成為完全不同的形態,擁有不同的故事發展。或者這些漫畫可以保持角色的含意而只是稍微改變它的外觀。沒有任何公式約束使得這些漫畫有足夠「不同」。但是要想被當作是真正的「同人誌」,它們必須看上去不同。事實上,在一些展覽會上有委員會對參加活動的作品作出評判,拒絕那些僅僅是複製的模仿作品。

這些模仿的漫畫絕對不是漫畫市場的一個小部分。它們的佔有量十分巨大。在日本有超過33,000多個這樣的「圈子」按照迪士尼創作模式進行著大量的創作。有超過450,000日本人每一年會聚集兩次(朱註:即為Comiket),交換和銷售他們的作品,並形成了這個國家最大的公共集會。這個市場和主流的漫畫市場並存。在某些方面,它還明顯的與主流市場競爭,但反過來並沒有出現商業性漫畫市場持續打壓「同人誌」的情況。它繁榮成長,無視於競爭和法律。

「同人誌」最讓那些法律專才感到困惑的就是它們怎麼會被允許存在。日本的著作權法律,至少在書面上與美國著作權法律相似,「同人誌」市場應該是非法的。「同人誌」是明顯的「衍生作品」。沒有實際情況表明「同人誌」創作者獲得了漫畫創作者的許可。相反,真實的情況是簡單地取用並修改別人的創作作品,這正如迪士尼對「蒸汽船比爾號」的做法是一樣的。無論是在日本法律或者是美國的法律都規定,在未獲得原始著作權人的允許情況下「拿走」作品就是違法。這種沒有經過作品著作權人的允許,對作品進行複製或者製作衍生作品,這樣的行為都侵犯了原創的著作權。

然而這個非法的市場在日本不但生存而且繁榮昌盛,很多人認為,就是因為同人誌的存在才讓日本漫畫市場得以繁榮。美國的繪圖小說家朱得‧溫尼克對我說:「早期的美國漫畫和日本的今天非常類似…美國漫畫正是以複製而生;這正是藝術家如何學習繪畫的方式—鑽進漫畫書,不用描圖而是看後模仿,然後以此為基礎創作。」

溫尼克說今天美國的漫畫已經大不相同,部分是正統漫畫不能像是「同人誌」一樣自由的改編。談到超人,溫尼克說有很多事情超人不能做:「因為有那些你必須要遵守的規則,創作者對必須要遵循那些已經五十歲的規範而沮喪。」

日本的規範緩和了這種法律困境。有人說正是漫畫市場堆積的效益,解釋了這種緩和。例如,坦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的法學教授賽立而‧梅赫拉(Salil Mehra)提出假設說,漫畫市場之所有接受這些技術性的違規,是因為它們刺激了漫畫市場讓市場變得更興盛及更有效率。任何人都會因為「同人誌」被禁止而有所損失,所以法律並不會禁止「同人誌」。

然而連梅赫拉也承認,這個故事所碰到的問題是這種機制所產生的自由反應並不清晰。如果整個市場從「同人誌」被允許而不是被禁止中獲利還說的過去,但是這還是不能解釋為什麼著作權人沒有大舉興訟。如果法律對「同人誌」沒有一般性的例外,而且確有一些漫畫藝術家訴訟「同人誌」作者的案例,那麼為什麼沒有阻止「同人誌」文化這種「自由取用」的全面行動?

我在日本度過四個月的美好時光,我盡可能地隨時問這個問題。最終最好的解釋大概算是來自於一個日本大律師所的朋友,他在一天的下午告訴我,「我們沒有足夠的律師,沒有足夠的資源來起訴這類案子。」

這就是我們要討論的一個主題:法律的條文既是成文的文字,也是讓這些文字生效的市場代價。現在讓我們集中於這個問題:如果有更多律師日本是否會獲利更多?如果「同人誌」作者大都受到起訴漫畫市場是否會更豐富?如果中止這種沒有補償的分享,日本人是否會獲得更重要的東西?此地的盜版行為是否傷害了盜版的對象,或者是否幫助了他們?律師們對這種盜版行為作戰是幫助了他們的客戶還是傷害了他們?

咱們先暫停一會兒。

如果你像十年前的我,或者如今天很多人第一次開始面對這些問題,那麼你很肯定會陷入你過去從未深入思考的困境中。

我們生活在一個支持「財產權」的世界上。我也是其中一個支持者。我相信一般人所說的財產權價值,也相信律師們所說的另類財產權形式「智慧財產權」的價值。一個龐大多樣的社會缺少了財產權就無法存活;一個龐大多樣的現代社會離開了智慧財產權也就無法繁榮。

但是讓我們只花一秒鐘來反思一下:會意識到還有很多價值無法用財產權來表示。我不是說「金錢不能購買你的愛情」,而指價值是生產過程的一部分價值,包括商業生產,也包括非商業生產。如果迪士尼的動畫師用偷來的鉛筆繪製「蒸汽船威利號」,我們會毫不猶豫地指責這種「取用」是錯誤的,不管是否微不足道或者不被人注意。然而至少根據今天的法律,迪士尼從巴斯特‧基頓或者格林童話中的拿取卻沒有任何過錯。因為從基頓那裡拿取可以被人為是「合理使用」的,所以沒有過錯。從格林兄弟那裡拿取是因為他們的作品已經進入了「公共所有」,所以也沒有過錯。

因此,儘管這些事物被迪士尼所拿取,或者更一般地說,被任何採用華特‧迪士尼創作模式的人所拿取都是有價值的,我們的傳統並沒有把這樣的拿取視為過錯。在自由文化中,一些事物保持自由拿取的狀態,這樣的自由是有好處的。

「同人誌」文化是同樣的道理。如果一個「同人誌」藝術家闖入一個出版商的辦公室,偷走一千本作品,哪怕只是一本,我們都會毫不猶豫地認為這個藝術家作了錯事。除了有入侵,他還偷盜了有價值的事物。法律禁止這種偷盜行為,無論採取何種方式,也無論多少。

然而,即使是在日本的律師也對指控這些複製漫畫的藝術家「偷盜」也所遲疑。華特‧迪士尼的創造方式被視為公平和正確,即使是律師也發現很難說出來為什麼。

參考文獻

  1. 同人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Facebook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