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放原始碼與自由文化

作品

書籍

課程

程式集

小說集

論文集

散文集

影片集

編輯雜誌

程式人

電子書

JavaScript

計算語言學

微積分

Blender 動畫

C# 語言

系統程式

高等 C 語言

Java

Android

Verilog

Wikidot

R 統計軟體

機率統計

計算機數學

組合語言

人工智慧

開放原始碼

網路資源運用

計算機結構

相關訊息

常用工具

友站連結

在家教育

RSS

最新修改

網頁列表

簡體版

English

John Seely Brown是全錄(Xerox)的首席科學家。他的工作,如他的網站所描述,是「人類學習和對創新的知識生態的創造」。

因此,Brown看待這些數位創新科技的角度與我之前所寫的角度有所不同。我相信他會對任何促進民主的科技感到興奮。但真正讓他興奮的是這些科技對學習的影響。

Brown相信,我們通過動手來學習。當我們很多人成長的時候,他解釋說,這「操弄」是針對「摩托車的引擎,除草機的引擎,汽車,無線電收音機等等」。但是數位技術式的另一種「操弄」,用抽象的思維和具體的形式。那些在「只管思考!」活動中的孩子們不僅思考廣告如何描繪政治人物,而且藉著數位技術,他們能夠把廣告解構並修改它,操弄它,看它如何達到其目的。數位技術引發了一種新的工藝行為,或者如Brown所稱的「自由拼貼畫」。許多人能夠在別人的創作之上增加和改變。

這種操弄最好的大規模例子是自由軟體或者開放原始碼軟體(FS/OSS)。FS/OSS是指軟體的原始碼是分享的。任何人可以下載FS/OSS程式運行的技術。而且任何想知道某個FS/OSS技術運作的人,都可以操弄它的原始碼。

如Brown所描述的,這個機會創造了一個「全新的學習平臺」。「一旦你開始做,你向社區開放了一張自由拼貼圖,其他人可以開始看你的原始碼,操弄它,測試它,看看他們能否改進它」。每個努力都是一種學徒關係。「開放原始碼成了一個重要的學徒關係平臺」。

在這個過程中,「你所操弄的東西是抽象的,它們是程式原始碼」。孩子們「將操弄事物的能力轉換到抽象的境界,而這種行為,不再是在你自己的車庫裡孤身就能做的。你在與一個社群一起進行,你所改變操縱的是別人的東西。你操弄地越多就越進步」。你進步的越多,你學到的也越多。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內容上。當這些內容屬於網路時,它同樣也是以合作的方式進行。如Brown所說的,「網路是第一個真正尊重多重訊息形式的媒體」。早期的技術如打字機和文字處理器,幫助擴展文本文字。但網路擴展了比文本文字還要多得多。「網路…如果你喜歡音樂,喜愛藝術,喜歡視覺藝術,對電影感興趣,那麼有很多事你可以在這個媒體上作。現在它能擴展和尊重這些多種形式的資訊。」

Brown說的是Elizabeth Daley, Stephanie Barish, 和「只管思考!」活動所教的:那就是文化上的操弄不僅起到教育的作用而且也在創作。它用異於一般的方式發展才能,並建立了一種對才能的不同的認可。

然而操弄這些事物的自由無法得到保證。的確,如我們在本書中所看到,這自由正越來越受到挑戰。你的父親當然有權利操弄車子的引擎,但你的孩子是否有權操弄她所能找到的圖片卻有著極大的疑問。法律以及科技干擾科技和好奇心所能保證的自由。

這些限制已經成為研究者和學者們所注意的焦點。普林斯頓大學的教授Ed Felten(我們將會在第十章節讀到更多關於他的東西)研究出一個有力的論點支援在電腦科學以及在知識的總體上的「操弄的權利」。但Brown所的擔心是更早,或者更年輕、更基本。他關切的是法律決定了孩子們所能夠學習,和不能夠學習的領域。

「這是二十一世紀教育之所趨」Brown解釋說。我們需要「理解在數位世界成長的孩子們如何思考和想要如何學習。」

「但是」Brown繼續說,正如本書將要證明的趨勢:「我們所建立的法律系統將會壓抑這些數位兒童的天賦傾向。我們的架構可以釋放大腦百分之六十的能力,但我們的法律卻把這些能力通通封閉。」

我們所創建的科技就如同柯達的發明一樣有魔力,可以將移動的圖像及聲音混和,可以讓人上評論,更可以讓這種創意被散播到各處。但我們也在同時創造將這些科技封鎖的法律。

「這不是文化的正途」。在第九章節我們將會讀到Brewster Kahle用難得的沮喪且譏諷的口氣跟我說。

Facebook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