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3.com 的音樂製物箱

作品

書籍

課程

程式集

小說集

論文集

散文集

影片集

編輯雜誌

程式人

電子書

JavaScript

計算語言學

微積分

Blender 動畫

C# 語言

系統程式

高等 C 語言

Java

Android

Verilog

Wikidot

R 統計軟體

機率統計

計算機數學

組合語言

人工智慧

開放原始碼

網路資源運用

計算機結構

相關訊息

常用工具

友站連結

在家教育

RSS

最新修改

網頁列表

簡體版

English

1997 年 Michael Roberts 創立了一間名為 MP3.com 的公司。MP3.com 深具改造音樂界商業型態的潛力。他們的目標不僅是要簡化程序便利新的方法來存取內容。他們更要簡化程序便利新的方法來創造內容。不像其它的大唱片公司,MP3.com 提供創作者們一個散布他們的創造力的管道,而且創作者不需要定下獨家的專賣合約。 然而,為了使這個系統運作,MP3.com需要一個值得信賴的方法將音樂推薦給它的使用者。這條出路背後的主意就是藉由音樂使用者透漏的嗜好來推薦給他們新的歌手。如果你喜歡 Lyle Lovett,你大概也會喜歡 Bonnie Raitt。及其他諸如此類的歌手。 這個主意需要有個簡單的方法來蒐集使用者愛好的資料。MP3.com 想到了一個絕頂聰明的方法來蒐集這些個人喜好的資料。2000年1月,這間公司開始了一項名為 my.MP3.com 的服務。使用 MP3.com 提供的軟體,使用者可以登錄進入帳號,然後將CD置入電腦。這個軟體會辨識這塊 CD,然後讓使用者存取其內容。所以,譬如說,如果你置入一張 Jill Sobule 的 CD以後不管你身在何處 –在工作或者在家– 只要你登錄進入了你的個人帳號,你都可以存取上面的音樂。因此這個系統就像個音樂置物箱。 無庸置疑,有些人可以利用這個系統非法拷貝內容。但是不管有沒有 MP3.com,這樣的機會一直存在。My.MP3.com 這項服務的目的在於可以讓使用者存取他們自己擁有的內容,然後連帶的結果,藉著明白他們所擁有的內容來發掘使用者偏好的類型。

然而為了使這個系統能夠運轉,MP3.com 必須將 50,000 張CD拷貝到伺服器裡。(原則上,應該是使用者上傳音樂,但是這將過於耗時,而且產品品質不佳。)MP3.com 因此從一家店裡買下了50,000 張CD,然後開始進行拷貝這些CD。再次強調,除了對證明持有原版CD的人,這些拷貝的內容不提供其他任何人存取。所以這雖然是 50,000 張CD的備份,這50,000張CD的備份卻只提供給有買過同樣CD的顧客。

在MP3.com開始它的服務的9天後,5大唱片公司由美國唱片協會帶頭對 MP3.com提出訴訟。MP3.com與5家唱片公司的其中4家私下和解。9個月後,一位聯邦法官判定 MP3.com 因對第5家唱片公司故意侵權為有罪。這位法官依法對 MP3.com 課以1億1千8百萬美元的罰鍰。MP3.com 之後與原告Vivendi Universal達成協議,償付超過5千4百萬美元。一年以後,Vivendi買下了 MP3.com。
到這部分的故事,我在另一本書裡談過。現在來看看它的結尾。在 Vivendi 收購 MP3.com 之後,Vivendi 矛頭轉向以過失執行業務訴訟(malpractice lawsuit)來控告,原先MP3.com聘僱的律師。這些律師曾對MP3.com提供意見說MP3.com可以聲稱善意使用(good-faith claim),根據著作著作權法他們想提供使用者的這個服務是合法的。這件Vivendi用來對付律師的訴訟堅稱,法院會認為 MP3.com 這種行為是非法的,則是再明顯不過的事;因此,這件訴訟是用來懲罰任何勇於提議「法律規定其實比唱片公司要求的還要寬鬆」的律師。

這場訴訟的目的(在故事後來不再被新聞界報導的不久後,這場訴訟是被安排用在不特定的範圍)就是要明明白白地警告在這裡給委託人出主意的律師們:如果內容產業將矛頭指向你的委託人,不僅他們會有苦頭吃,連你也會遭殃。所以你們這些相信「法律規定比較寬鬆」的律師們應該要認清,這種對法律的見解會讓你跟你的事務所吃不完兜著走。

這個策略不僅用在律師身上。2003 年 4 月,環球(Universal)與 EMI 兩家唱片公司控告Hummer Winblad,一間在特定發展階段資助Napster 的創投公司,它的共同創辦人 John Hummer,及責任合夥人 Hank Barry。在這裡的控告,一樣是說,這間創投公司應該認知內容產業控制產業應該如何發展的權利。創立一間營運方式超出法律範圍的公司,他們應該負起個人的法律責任。再次,這裡的訴訟目的讓人一眼看穿:任何一間創投公司現在都認知到,如果你創立一間營運方式不被大老們認同的公司,你不僅是在市場上冒險,你更是在法庭裡冒險。你的投資不僅幫你帶來一間公司,它還幫你帶來官司。環境就是變得如此極端,甚至汽車製造商也懼怕使用到觸及內容的技術。一篇 Business 2.0 上的文章,Rafe Needleman 描寫了一段與 BMW的談話:

我問他們為什麼車子裡有這麼多儲存容量及電腦裝備,卻沒辦法播放 MP3 檔案。他們告訴我,在德國 BMW 的工程師曾經裝備過一輛經由車子內建音響系統播放 MP3 的新車,但是公司的市場及法律部門對於將這輛車上市到美國感到憂心。甚至到今天,沒有一輛銷售到美國的新車能合法(bona fide)附有 MP3‧‧‧播放裝置

這是個黑手黨的世界:充斥著「要錢還是要命」的選擇,最後不是由法院來管制,而是由法律所賦予權利的著作權人著作權運用恐嚇來管制。這樣的一個體制將無可避免地扼殺創新。創立一間公司已經是夠難的。如果這間公司還不斷地受到訴訟的威脅,這將難如登天。
經營公司是不是有權開始非法買賣,並不是重點。重點是「非法」的定義。現在的法律模糊不清。我們難以得知法律該如何應用在新科技的領域裡。然而,在違背司法的傳統及擁抱著作著作權法苛刻刑罰之下,這種不確定性造成了一個事實,一個極端保守的現實世界。如果法律因為違規停車罰單對人處以死刑,我們不旦會少了很多的罰單,我們將少了更多駕駛。相同的原理可以推廣到創新方面。如果創新不停地受到這個不確定性的審核及無止盡法律責任的壓制,我們的創造力將減少,我們的創新將變得死氣沈沈。

這和前面的老左派對合理使用的觀點是並行的。不管「真的」法律是什麼,法律在兩者的環境下都是真實的造成影響。這個控制管理的苛刑體制將有系統地扼殺創造力,扼殺創新。它將會保護一些產業及一些創造者,但是它將會全面性的傷害產業及創造者。自由市場及自由文化依靠著蓬勃的競爭。然而今天在法律的影響下這種競爭受到遏止。這個影響為我們帶來一個過度管理的文化,就好比過多市場控制的結果產生一個過度管理的市場。

建立一個需經許可的文化,而不是建立一個自由的文化,這是第一步,會拖累創新的重大轉變。一個需經許可的文化意味著一個律師的文化:在這樣的文化裡,創造力必須得到律師的首肯。只要律師不過分行使職權,我並不反對律師。我更不反對法律。但是我們這一行已經失去了對限度的判斷力。而且這一行的領導者已經不再懂得感激其他人對這一行投以鉅資的感謝。法律的無效率讓我們的傳統蒙羞。雖然我相信這一行因此應該盡其所能來使法律更有效能,但它無論如何也至少應該盡其所能來限制不當的法律的範圍。隱藏在請求許可文化中的處理費用已經多到足以埋葬許多種的創意,他們需要很多的理由才能證明這個結果是正當的。

法律的不確定性是創新的一個負擔。還有個更具直接作用的第二負擔。這個負擔其實是很多內容產業為了更能保護他們的內容,而使用法律來對網路科技做直接的控制。

Facebook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