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en 製作克林伊斯威特的記錄片

作品

書籍

課程

程式集

小說集

論文集

散文集

影片集

編輯雜誌

程式人

電子書

JavaScript

計算語言學

微積分

Blender 動畫

C# 語言

系統程式

高等 C 語言

Java

Android

Verilog

Wikidot

R 統計軟體

機率統計

計算機數學

組合語言

人工智慧

開放原始碼

網路資源運用

計算機結構

相關訊息

常用工具

友站連結

在家教育

RSS

最新修改

網頁列表

簡體版

English

1993年,Alex Alben在一家名為星浪(Starwave Inc)的公司擔任律師,這是一家致力於開拓數位娛樂的新創公司,由微軟公司(Microsoft)的創始人之一保羅‧艾倫(Paul Allen )創辦。早在網路興起之前,Starwave就預見網路的威力,開始大力投資傳播娛樂的新技術。

Alben一直對新科技有著特殊的興趣。他曾為CD-ROM技術所興起的新市場十分著迷:不僅僅是傳播電影,而可以針對影片做到許多以前作不到的事情。1993年,他推動一個專注於回顧特定演員舊作品的新計劃。首個被選定的對象是克林伊斯威特(Clint Eastwood),他的概念是展示所有該明星的作品,並且在光碟中夾雜著影片片段和訪問那些對他來說十分重要的人物。

在當時,Eastwood以演員和導演的身份共參與超過50部的電影。Alben為此針對Eastwood的演藝生涯對他做了個系列採訪。因為這是Starwave所製作的,所以可以免費附在光碟中。

當然,單純的訪談並不會成為一個有趣的產品,所以Starwave打算在光碟中加入Eastwood參演過的影片裡的一些海報、劇本以及其他有關的內容。Eastwood在華納公司度過了他的大部分演藝生涯,取得內容著作權許可也因此相對容易多了。

接下來Alben和他的團隊決定把電影片段也加進去。「我們的目標是想收錄Eastwood所有電影的片段」Alben告訴我。但這時問題出現了。「之前沒有人真正做過這類事情」,他解釋著,「也沒有人嘗試過如此為演員的演藝生涯作一個藝術性的回顧。」

Alben把他的想法告訴了公司的首席執行官Michael Slade,Slade有點懷疑:「這要花多少代價?」

Alben回答道:「我們必須向這些片段中出現的每一個人取得授權,在這些影片中的音樂和其他所有內容也都必須取得著作權許可。」Slade回答:「 好吧,就去作吧。」

然而問題在於Alben和Slade誰也不知道取得授權將意味著什麼。如果影片被再度利用,這些影片中的演員們都該有權利得到版稅。但光碟這種媒體當初並未包含在合約中,所以對Starwave來說,事情開始變得有些棘手。

我問Alben最後如何解決這個問題。儘管Alben流露出對自身能力顯而易見的自豪,儘管這故事的詭異程度掩蓋了他部分的風采,他開始講述解決此事的過程。所以我們非常機械地開始著手查詢這些電影剪輯。我們從藝術角度考慮哪些電影片段應該被採用,當然我們會採用來自《緊急追捕令》(Dirty Harry)中的「Make my day」的那段話。但接著你必須聯絡在影片中扮演被槍指著的那個傢伙,並得到他的許可,然後你必須決定你將給他什麼報酬。

我們決定以當時這些演員的每日片酬作為再次使用他們表演內容的授權金,這樣應該會合理些。這些片段多半少於一分鐘,然而在光碟採用如此短時間的片段價格大概在600美元左右。

所以我們不得不確認出片中人物,因為在Eastwood的電影中有些演員是很難識別,比如你在他的電影中很難分辨究竟是誰衝破玻璃?是演員自己還是替身呢?接著我們籌組了一個工作團隊,其中包括我的助手,然後我們開始打電話給這些人。

一些演員很樂意幫忙,如Donald Sutherland,(朱註:最近他因為影集「24」而再度大紅)還親自打電話確認我們已經取得授權。而有些演員則對他們的報酬表示很吃驚,Alben問他們,「嗨!我將每部支付你們600美元,也就是說在兩部電影中是1200美元,怎麼樣?」他們感到很意外,「你不是開玩笑吧?呵如果那樣我很樂意接受。」當然其中部分也很難應付,(譬如說生氣的前妻)但最後Alben和他的團隊終於替這張回顧Eastwood電影生涯的光碟取得了所有授權。

而那已經是一年之後了,「我們還是不敢確定我們是否完全解決了著作權問題。」

Alben顯然很自豪自己的成果。據他所知,這是第一張回顧演員生涯的作品,也是第一次有一個團隊處理這麼龐大的計劃。
人們都認為這個工作很棘手,他們束手無策在乾著急,「喲,天哪,一部電影,牽涉到那麼多著作權,有音樂的,有劇本的,有導演的,還有演員的。」但這些問題最後都解決了。我們按部就班的分類,「演員數量有這麼多,導演有這幾位音樂製作人是這幾位,」我們只是有條理地分門別類,解決了著作權問題。

當然毫無疑問,產品非常的好。Eastwood讚不絕口,銷量也非常好。但我不得不追問Alben一點,僅僅在解決著作權問題上就花費一年的時間在旁人看來是很不可思議的。當然無須質疑Alben工作的效率,然而正如彼得‧杜拉克所說的那句著名的諷語,「在無用的事情發揮效率是最沒有意義的做法。」我問Alben,新的創作都應該這樣做嗎?

正如他自己承認,「只有極少數人,有這種時間和資源,還有做事情的決心」,因此,也只有極少數這樣的作品誕生。我又繼續追問,如果他從那些原創者的角度來看,他會覺得有人如此大費周章的取得片段的使用權是有意義的嗎?

我不認為那是有意義的。當一個演員在一部電影裡扮演某個角色,他/她得到的回報是非常可觀的,但是當把只有30秒的表演片段用在回顧的作品上,我不認為他們還可以得到報酬。

或者至少這麼說,這是演員該獲得補償的唯一方式嗎?我繼續追問他:是否應該有一些法律讓人們可以付出固定的費用來取用這些片段製作衍生作品?後繼的創作者必須找到參與的每一個創作者、演員、導演、音樂人並獲得他們的許可嗎,這樣是合理的嗎?如果這些法律流程可以變得更簡明的話,是否會有更多創作呢?

我完全同意。我想如果有某種「合理授權」的機制,你就不需要受到那些憤怒的前配偶、那些難找的人所拖累。你將會看到更多這樣類型的回顧作品,因為這樣一來,要製作一個人的回顧特輯將會變得更容易,而且還可以使用更多和他相關的片段。你擔任製作人時可以預估這個預算,你可以預估要付給哪些表演者多少錢。但這些成本都是預知的。是這樣的環境才能夠讓每個人都開始蓬勃創作這類型的作品。但如果你發現:「喔,我想拍個一百分鐘的影片,但我完全不知道預算多少,而且可能還會有一些人獅子大開口。」這樣的狀況就非常不利於創作。

Alben在一家大公司任職,該公司的投資者是世界上最富有的投資者。因此他也擁有一般網頁設計師所沒有的公信力和管道。如果Alben為此花了一年,換作他人,又會花多久呢?而因為要承受如此龐大的取得著作權授權的成本開支,又有多少創意被扼殺了呢?

Facebook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